ca88移动版

网站首页 > 励志故事 >

中国绘本:用最恰当的方式,讲好一个打动人心的故事

编者按:从王绪阳、贲庆余的《我要读书》,到刘继卣的《鸡毛信》、王叔晖的《西厢记》、贺友直的《山乡巨变》,再到沈尧伊的《地球的红飘带》、李晨的《边城》……“小人书”承载了几代人的年少时光和青春岁月。传统连环画从建国初期的革新改造、八十年代的繁荣以及九十年代的式微,到如今“架上连环画的”的风生水起、绘本产业的方兴未艾,经过了老中青几代画家的不懈努力,经历了从观念到语言的不断试错与开拓融合,才有了今天丰富多元的形式与面貌。作为有着广泛群众基础的艺术形式,连环画这种兼具文学性与叙事性的图文读物应当、也能够在当代艺术语境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发展空间。

连环画以叙事性绘画的形式走进美术展厅,在弘扬民族精神、讲好中国故事、为人民抒怀立传等方面展现出了广阔的生长空间—

小画种 大使命

日前,在由中国美协艺术委员会与四川美术学院主办的“中国故事”当代中国绘本艺术拓展研讨会上,如何用中国绘本讲好中国故事成为热点话题,与会专家围绕如何以鲜明的中国风格,推动中国当代绘本的国际化发展等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保持新鲜旺盛的艺术生命

最早的绘本不是画完要出版的,而是画家画给自己的孩子看的。早在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就提出,儿童是具有独立存在价值的人,这一观点是欧洲绘本诞生的思想基础。“这种创作意识的不同,是绘本和连环画最重要的差别。”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主任沈尧伊说,“从阅读对象看,中国连环画早期读者是以儿童为主,后来延伸到成人。”

曾书写辉煌的中国连环画由于多种因素在20世纪80年代末戛然而止。随着引进的绘本越来越多,连环画逐渐演变为收藏者的小众专宠。“弘扬几代连环画人的开拓精神,打破创作思维的惯性与惰性,以不断创新的连环画精品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审美需求,让读者不但有‘架上连环画’可以欣赏,还有绘本可以品读,是艺术家、教育工作者和出版社共同的历史使命。”沈尧伊说。

近十年来,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一直坚持创作实践与理论梳理并重。特别是“大连环画观”的提出,为振兴连环画拓宽了思路、提供了范本。从“架上连环画”到插图和绘本,这些新探索不但展示出连环画的多种呈现方式,也证明了即便是传统的大众艺术,只要在时代的发展中不断充实和丰富自己,把冲击转化为动力,也能始终保持新鲜的艺术生命力。“好的绘本可以提升文学作品的意境,开阔想象的空间。”沈尧伊说,“要解决好文图结合的问题,打破画种界限,谋求共赢发展。”

《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认为,“中国绘本”并不是对历史的回溯,而是比连环画和插图涵盖力更强的一个当代概念。“从中国绘本的发展状况来看,在绘本的图文关系中,对文学性的理解和对故事情节的再现能力还需要加强。”尚辉认为,绘本的绘画性尤为重要。他强调,以前连环画的创作者都是美术名家,他们的作品至今仍是典范,其中创作者的塑造能力和感悟力具有决定性因素,“今天在文图关系上进行探索的同时,画家的造型能力和艺术应用能力仍需达到一定高度。”

开拓蓬勃向上的生长空间

绘本形式多样,受众群体庞大,市场前景广阔。随着绘本热潮的发展,国内涌现出大量优秀的独立绘本创作者以及相应的出版机构。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乐坚认为,近年来我国的经典连环画尤其黑白线描形式的作品得到了欧洲专家的肯定。“专业出版社和绘本作者共组团队的合作形式很有必要。”乐坚说,作者有绘画权、建议权,而出版社根据出版商经验、从市场方面与作者进行交流,两者一起努力把作品打造成受欢迎的图书。同时,他认为,目前绘本的销售系统还不是很规范。“无论是网络销售还是实体书店销售,出版机构都需要理清跟渠道合作的模式,建立互利双赢的合作体系。”

连环画出版社主编何玉麟介绍,在连环画发展困难时期,他们对于出版的思路进行了调整,强化了推广工作。连环画进校园项目每年选取200余种连环画配送到学校,得到了老师家长和学生们的一致好评。同时,他们还在国内外书展上进行连环画宣传推广,举办相关主题讲座、启动连环画的征稿赛,这些都取得了很不错的效果。

中国美协艺委会办公室副主任贺绚说,连环画在我国一直属于“小画种”,连环画画家大都有自己更为标识性的专属画种身份,但伴随着全国性的创作动员和学术梳理,“架上连环画”已蔚然可观。这让连环画作者和从业者感受到,连环画作为中国的传统文化艺术形式依然有蓬勃的生命力和感召力。“连环画以叙事性绘画的形式走进美术展厅,在弘扬民族精神、讲好中国故事、为人民抒怀立传等方面展现出了广阔的生长空间。”贺绚说。

讲述真实多彩的生活故事

(责任编辑:admin)